页面加载中
精选文章

其实花父母的钱时,我也会内疚

时间: 07-21 17:08 来源: 妮兔时尚网 作者: Anne

文|老汤姆 图|Mutsumi Kawazoe
来源|我要WhatYouNeed

前阵子,我和家人们吃饭。席间,大人们聊起了“啃老”这个词。

伯伯放下酒杯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:“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一直在啃老,却一点也不害臊。” 我和堂哥赶紧埋头喝汤,不敢喘粗气。

叔叔为了缓解气氛,拿起酒杯抿一口后感叹道:“90后真是幸福的一代,没饿过肚子,又没有房贷,父母全都帮你们搞定了,哪有我们那时候那么艰苦,什么都靠自己。”

放寒假时,我和Carine去了趟东北,实现了南方土鳖想看雪的浪漫梦想。

为了这旅行,我厚着脸皮同时申请了几项奖学金,努力地写多了几篇文章,想要在这次旅行里不向家里要钱。

但是即便这样,安排完来回机票、景点门票和酒店住宿后,钞票已经所剩无几了。我和Carine,最后还是不得不向家人要了不少钱。

旅行很开心,Carine在哈尔滨的同学热情地招待了我们,我俩也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林海和雪原。回到广州后,我和Carine就各自回家乡过年了。

过年时,Carine在电话里说起了自己和老妈的一次谈话:

“我妈今晚和我说,家里要办一些事,比较紧张,不能给你那么多钱花了。

以后如果你还想去旅游的话,要自己挣钱去。你一直在花家里的钱,都挣不回来。妈妈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出去玩都是自己挣钱去的,从来不花家里人的钱。”

说着说着,我听得出她在电话的那头哽咽。但我不知该怎么安慰她,因为我自己也同样挥霍着家人给我的零花钱。

自己现在能赚到的,不及他们多年积累下来的皮毛。

我们的确都没有像伯伯说的那样“不害臊”,只是在这个尴尬的年纪和关口,我还需要多一些时间。

刚上大一的时候,我带了一台家里老旧的电脑去学校,电脑是老爸的单位以前配的。

可是电脑更新换代得太快了,我那台电脑不太跟得上潮流,开个机都要花上三四分钟。想用Photoshop做点什么作品的时候,更是会直接蓝屏死机。

终于有一天,在宿友的嘲笑下,我决心要买一台高配置的新电脑。

那天是老爸开车载我去电脑城的,路上,他还自豪地说电脑城里有个卖电脑的家伙是他以前曾经的学生,肯定能打折。

进了电脑城,在玲琅满目的品牌店中逛了一大圈后,我停在了心仪的那台电脑前。那是一部大屏幕的高配置电脑,几乎可以做到我那时候想在电脑上完成的一切事情。

老爸有些许近视。他从公文包里拿出眼镜戴上,半蹲着仔细查看电脑旁的那个配置介绍和价格牌。我站在后面,视线扫到了他花白的双鬓,突然,他转头对我说:

“这什么电脑啊,怎么要那么贵。”

老爸以前是中学老师,后来考到了公务员,奋斗后当了个不小的官,房子、车子和电脑都是单位配备好的。我一直以为,平日里总出没在各种奢靡的应酬场所的他很有钱,买个最好的电脑可以眼睛也不眨一下。

但似乎我错了,显然,我喜欢的这部电脑超出了他心目中的价值。我也突然觉得很内疚。父母们都只在追求“凑合”,而我却总想要得到最好的。

我说,“爸,要不不买了吧,我先用着那台旧的。” 老爸顿了顿,推了下他的眼镜说:“还是买吧,对你学习好的话还是要买。”

最后,在他学生的介绍下,我买了一款性价比比较高的电脑。

刷卡时,老爸开着玩笑和我说,“嘿嘿,仔仔,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掏钱买电脑,才知道这么贵。我只能给你买这样的了,你想要更好的就要自己努力吧。”

我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上周老妈来广州看我,和她吃饭时,她盯着我黝黑的眼圈。

-“在广州很累吗?”
-“有点失眠,压力挺大的。”

-“别太委屈自己,该花什么就花,要吃得好一点。要做什么就放开做,大不了我给零花钱你,反正都养了你二十多年,不差这几年。”
-“哈哈,实在没钱花一定问你拿。”

聊了几句之后,她拿出了手机,开始在各个微信群里不亦乐乎地抢红包。抢到几个大分量的,还不时向我炫耀,我埋头大口吃着碗里的肉,“什么时候开始,老妈比我还爱在吃饭的时候玩手机了?”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。

-“你年轻的时候有压力吗?” 我突然抬头问。
-“刚毕业的时候压力当然大啊,买不起房子,和你爸租了个豆丁那个大的地方住,欠一屁股债的时候又生了你。光是奶粉,都要花大半个月工资了,那时候真想把你重新塞回去。”

-“那后来你和老爸怎么买得起自己的房子?”
-“你爷爷给了笔钱,家里建了房子,就以前县城里那栋。”

-“我觉得我现在长这么大,还要花家里那么多钱,挺内疚的。”
-“有什么好内疚的,我现在给你花,你以后挣的钱也还不是要给你的孩子花。把你们生出来,就有这份责任。”

说完她又拿起手机,“哇,又抢到一个!看老娘动作多快!”

写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在公园里的一个情景。

我拽着老爸老妈的手,借他们的手臂荡秋千,信心满满地对他们说:“等我长大了,给你们买大房子住,给你们买大车车!”

老爸一把抱起我,妈妈用手帕擦掉我快要流下的鼻涕,对我说:“大个仔啦,我们等着你的大房子。”

作者:老汤姆,一个来自大陆南端的官腔记者,喜欢画画写毛笔。微信公众号:我要WhatYouNeed(ID:newWhatYouNeed)。

 
标签: 阅读精选

相关推荐

更多
  • 精选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