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文章

爱你就像爱生命

时间: 04-21来源: 微奇生活作者: Anne

文/宋小君

12月23号。
乔伊24岁生日。
这个冬天出奇地冷。
乔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提着一个蛋糕,在虹桥机场苦等。
手机响,乔伊连忙接起来。
电话里,传来彭欢带着寒气的声音。
“雪太大了,整个辽宁省,除了大连,其他机场都封锁了。”
乔伊几乎都带了哭腔:“那你是不是来不了了?”
彭欢沉默了一会儿:“你等我,12点之前,我一定赶到。”
乔伊还没有回答,电话就挂了。

一千公里外,彭欢匆匆地从机场里跑出来,跳上车,疾驰而去。
车子在加油站猛地停下,彭欢跳下车,语气急促:“加满。”

大雪下得很猛,高速公路也封了,彭欢只能走国道。
雨刷奋力地冲刷着黏在挡风玻璃上的雪,彭欢不住地抬手看表,猛踩油门。

四个多小时以后,彭欢冲进大连周水子机场,直奔柜台,喘着粗气:“给我一张到上海的票,最快的那班。”

与此同时,乔伊在虹桥机场,焦急地等待。
午夜11:45分,彭欢风尘仆仆地从出口跑出来,气喘吁吁。
乔伊看到彭欢,热泪盈眶,冲过去狠狠地抱住了他,似乎都能感受到他从北方带来的寒冷。
彭欢开口:“我说我12点一定赶到。”
乔伊抱紧了彭欢,流下眼泪:“谢谢你,师父。”
乔伊把重音落在了“师父”两个字上。

乔伊在大一那年认识了彭欢。
乔伊家在江浙一带,长这么大,第一次离家这么远,到了北京。
陌生的环境让乔伊有些不适应。
军训的时候,乔伊实在受不了北方干热的天气,站在队列里,眼前一黑,整个人砰的一声摔倒,砸在了身后队列里的彭欢身上。
教官一声令下,让彭欢送乔伊去卫生室。

彭欢背着乔伊,气喘吁吁地跑到卫生室门口,刚要进门,乔伊突然拍了他脑袋一下:“傻大个,放我下来。”
彭欢呆住,手一松,回头看着活蹦乱跳的乔伊:“你……”
乔伊狡猾地笑笑:“你什么你?没见过装病的?”
彭欢也笑了。

从那天开始,乔伊认识了彭欢。
乔伊充满恶趣味,强迫彭欢当自己的师父。
彭欢不明所以:“为什么要叫我师父?”
乔伊胸脯一挺,眼睛一竖:“看到我的C罩杯了吗?以后我要罩着你啊。但为了你的面子,我决定让你做师父。”
彭欢无奈地笑笑。

尽管彭欢拒绝承认和乔伊的师徒关系,但是走在校园里,乔伊蹦蹦跳跳地追着他,喊他师父。
彭欢不肯答应,乔伊就追打彭欢。
校园里,常常看到这样一幕:
一米八四的彭欢被一米六五的乔伊追着满校园跑。
乔伊内心深处的暴力因子也被彭欢激发出来。
乔伊仍旧追着彭欢满校园跑。
彭欢惨叫着:“你这是欺师灭祖!”

乔伊神经大条,属于情窦晚开的少女。
那时候,乔伊最迷恋的人是系里篮球队的队长沈帅。
沈帅身材高挑,在篮球场上,纵横捭阖,引得无数少女尖叫。
乔伊和彭欢坐在篮球场边,看着沈帅打篮球,乔伊犯了花痴:“沈帅真的好帅,帅得掉渣渣。”
彭欢冷哼一声:“我不觉得。”
乔伊拍了彭欢的脑袋一下:“比你帅多了!我要睡他,呃,不,追他!”
彭欢不以为然:“那你去追啊,光说不练有个鸟用?”
乔伊立马蔫了:“我不敢。”
彭欢问:“怕啥?”
乔伊叹气:“怕被拒绝呗。除了C罩杯,我不风骚又不好看,没有魅力。”
彭欢严肃地:“你有。”
乔伊看着彭欢认真的样子,笑了。
彭欢突然站起来,拉着乔伊就往篮球场里走。
乔伊震惊了,莫名其妙地被彭欢拉到了篮球场里。
正在打篮球的队员,被突然闯进来的两个不速之客惊呆了。
彭欢拉着乔伊就站在了沈帅面前。
沈帅不明所以。
乔伊腿都软了,脸红得像是火炭。
彭欢把一罐可乐塞到沈帅手里,指着乔伊补了一句:“她给你的,她叫乔伊。”
沈帅接过可乐,还没反应过来。
乔伊终于重新启动成功,落荒而逃。

操场上,乔伊快疯了:“你你你你……你疯了吧你!完了完了完了,我的第一次没了没了没了!这太不矜持了!都怪你!”
彭欢安静地看着抓狂的乔伊,淡淡地来了一句:“你听我的,一个月之内,我保证你追上他。”
乔伊不相信地看着彭欢:“真的?”
彭欢高冷地笑笑:“师父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乔伊砰的跪倒在彭欢面前,双手抱拳,一脸诚恳:“请师父指教!”
彭欢冷冷一笑:“乖。”

接下来,乔伊成了篮球场的常客。
只要是沈帅在打篮球,乔伊一定在旁边欢呼,高喊着沈帅的名字。
中场休息,乔伊殷勤地送纸巾,送可乐。
沈帅开始很不习惯,后来竟然觉得很有面子。
沈帅打完篮球,浑身冒着热气,乔伊斜刺里冲过来,递上一罐可乐。
沈帅就在队友羡慕的目光里,喝着可乐。
乔伊笑着看沈帅:“把衣服脱了!”
沈帅呆住。
乔伊补充:“我给你洗,你的汗都结晶了大哥。”

乔伊宿舍里的阳台上,晾晒着沈帅的球服。
同宿舍的室友们花痴地看着球服,感叹:“这就是沈帅的球衣啊,我请求今晚上抱着球衣睡!”
乔伊一脸骄傲地微笑。

如此坚持了一个月。
这天,乔伊又要去给沈帅加油。
刚要出教室,就被彭欢拦住。
乔伊不明所以。
彭欢高深莫测:“现在该进行第二步计划了。”
乔伊一脸期待。

沈帅在篮球场上,奋力地打着篮球,不时去看看场边,乔伊没有出现。
沈帅有些心不在焉。
突然间,乔伊夸张的笑声传过来。
沈帅下意识地去看,就看到乔伊和彭欢追逐着打闹,看起来像恋人一般亲密。
沈帅眼睛一跳,脸都绿了。
此时,篮球猛地飞过来,砰地一声,把沈帅干翻在地。

当天晚上,乔伊胆战心惊地在教室里上晚自习。
彭欢趴在乔伊旁边,呼呼大睡。
突然间,沈帅出现在教室门口,喊了一句:“乔伊,你出来一下。”
所有人都看向乔伊。
乔伊摇醒了彭欢,急坏了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彭欢淡淡地:“冷静,按计划进行。”

乔伊颤颤巍巍地出了门,看着沈帅,不说话。
沈帅比乔伊更急躁:“那个男的是谁?”
乔伊回想着师父的教导,原版复刻:“你是我的谁啊?你管得着吗?”
沈帅气得声音都抖了:“那……那我怎么才能管得着?”
乔伊冷笑:“你又不喜欢我。”
沈帅急得说都不会话了:“我喜欢我喜欢啊,你做我女朋友吧!”
乔伊都傻了,努力压抑着心中回响起来一万遍的“我愿意”,硬生生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:“我考虑考虑吧。”
然后,奋力控制着自己的腿,转身离开。
留下沈帅一个人站在门口,惊疑不定。

乔伊走回来的时候,整个人软得站不住。
回到座位上,乔伊忍不住又要给彭欢跪下:“师父,你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!”
彭欢高冷一笑: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”

就这样,乔伊和沈帅确立了关系,这让系里很多迷恋沈帅的女生都抓了狂。
乔伊享受着女生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。
但是,随即问题就来了。
乔伊惊讶地发现,自己迷恋的沈帅,跟现实中的沈帅完全不同。
自己迷恋的那个人,完全是她一厢情愿虚构出来的。
沈帅是处女座,占有欲非常强,不允许乔伊跟别的男生说话,定期查看乔伊的手机,乔伊几乎都要被沈帅折磨疯了。
乔伊带着疑问向彭帅讨教:“师父,请为小女子传道授业解惑。”
彭欢拈了拈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:“爱情本就是如此,要么驯服他,要么被驯服。你自己选吧。”
乔伊嘴角跳了跳,叹了口气。

起初,乔伊选择了容忍。
但是想不到沈帅却变本加厉,提出让乔伊和彭欢断绝往来。
乔伊当场就跳了起来:“那是我师父啊!”
沈帅反应更激烈:“什么狗屁师父?!我看你就是想脚踏两只船!”
乔伊被气疯了,给了沈帅一拳,就跑出去。
沈帅在她身后喊:“你不跟他断,就别跟我好!”

教室里,乔伊跟彭欢哭诉。
彭欢陷入沉默。
乔伊急了:“你倒是快说啊。”
彭欢还没有说话,教室的门被砰的踢开,沈帅带着两个人,怒气冲冲地杀进来。
乔伊还没有反应过来,沈帅扑上来,就把彭欢扑倒,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。
全程,彭欢都没有还手。
乔伊疯了一样地去拉沈帅,沈帅不为所动。
砰的一声,一个拖把棍砸在了沈帅的脑袋上,断成了两截。
沈帅愕然回头,乔伊手里握着另一半拖把棍,声嘶力竭:“咱俩完了!”

乔伊给彭欢处理着伤口,沈帅骂骂咧咧地往外走:“乔伊,我警告你,谁敢跟你好,我就揍谁!你给我等着!”
乔伊看着鼻青脸肿的彭欢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。
彭欢若无其事:“哭什么哭?这点小伤算个球。”
乔伊带着哭腔:“你听到沈帅的话了吗?他怎么还要挟我?”
彭欢擦了擦流到嘴里的鼻血:“怕什么?有师父在。”
乔伊专注地给彭欢擦脸上的血。

两天之后,彭欢和沈帅约好在操场见面。
少年时光,很多矛盾都用武力解决,简单直接。
沈帅骂骂咧咧:“你自找的!”
冲上去就对着彭欢下狠手,彭欢一脚踹在沈帅的脚踝上,沈帅惨叫一声身子就往前扑,彭欢膝盖一顶,顶在了沈帅的鼻子上,砰地一声,沈帅倒在了地上,天旋地转。
彭欢转身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:“以后别再惹乔伊了。”
沈帅在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才爬起来。

以后,沈帅再见到乔伊都低头走。

乔伊跟室友们说起这件事情,语气里竟然满是骄傲:“我师父说了,爱情里,要么驯服,要么被驯服。我师父还说了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”
室友们打趣:“整天你师父你师父的,你为什么叫他师父啊?”
乔伊一脸骄傲:“他教会了我好多事情啊。好的坏的,都是他教的。当然坏事多一点。哈哈哈哈。”
室友们起哄:“你看你说起你师父来,一脸的花痴,你是不是爱上他了?”
乔伊一下子愣住,心里默默地问自己:“我真的爱上师父了?这算不算乱伦啊?”
乔伊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打了一个冷颤。

晚上,乔伊约了彭欢,心里想着探讨一下“我是不是爱上你了”这个问题。
两个人在小树林散步,彭欢看起来心事重重。
乔伊粘着问:“师父你怎么了?”
彭欢叹了口气:“乔伊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乔伊莫名的心里一酸,点点头。

彭欢高中的时候,认识了后来被乔伊称为“小师娘”的女生,春笑。
那是彭欢的初恋。
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恋爱,爱得很热烈。
从高一开始,一直持续到高三,甚至都立下了“你不娶我,我就不嫁”的誓言。
直到高考临近,两个人的地下情败露。
班主任通知了两个人的家长,家长们如临大敌,激烈反对,硬生生地把一对少年情侣拆散。
彭欢很痛苦,但是也不想耽误女孩的前途。
高考结束,两个人去了不同的城市。
临别的时候,彭欢对女孩发誓:“将来有一天,我一定娶你。”

大学开始了。
彭欢省吃俭用,定期去找春笑。
开始的时候,一切都好,两个人分别太久,颇有点干柴烈火的味道。
但是时间一长,春笑对彭欢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开始埋怨,争吵,甚至有一次,在彭欢去找她的时候,她不肯见他。
彭欢不明白,逼问之下,春笑终于告诉了彭欢:“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彭欢被来自心爱女孩的话重重一击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一个人默默地坐车回来,难过得连呼吸都困难。

彭欢说完,苦笑着自嘲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可以变化得这么快。但我总觉得,她现在只是不成熟,她还没有意识到我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人。”
乔伊听完彭欢的讲述,感觉心里所有的建筑都在崩坏,但表面上,还是努力嘻嘻哈哈,拍着彭欢的脑袋:“师父啊,今天让小徒弟教教你爱情的道理好了。你没得到小师娘,所有当然不甘心了。解决得办法很简单啊,你去把她抢回来。她要是接受,你们就Happy ending。她要是拒绝,你就死了这条心。”
彭欢摇摇头,苦笑,没说话,脸上难得一见的伤感。
乔伊心里更难过,觉得夜风吹过来的时候,心脏都生疼。
但随即一想,自己也不是没有希望。

但随即毕业轰然而至。
毕业生聚餐,彭欢喝了酒,看起来掩饰不住地兴奋:“春笑要来北京工作了。”
乔伊听到这句话,心里被重重一击,站在桌子上和大家划拳,眼泪狠狠地憋在了眼眶里。

离别前夜,想到从此就要和师父天各一方了,乔伊缠着彭欢不让他走。
两个人在操场上走了一整个晚上,说说笑笑,打打闹闹,好像根本就没有分别这回事。
一直到天亮,乔伊才发现,自己的鞋子都走破了。

毕业之后,乔伊选择回到南方,准备在离家很近的杭州工作。
彭欢留在了北京。
乔伊在杭州开始了安静的生活。
乔伊常常想念彭欢,心里常常自己瞎想,如果杭州也有他的话,该有多好玩。但又不愿意让彭欢知道,只是自己默默忍受着思念的折磨。
直到有一天,乔伊和彭欢的同学要去香港读书。
乔伊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借口了。
乔伊打电话给彭欢,努力把离别仪式说得非常严重,好像大家此生都不复相见了一样。
终于成功地把彭欢“骗”来了杭州。

大家聚会。
像是回到了大学时代。
虽然分别很久,但乔伊和彭欢依然很默契,互相攻击,打闹,没心没肺。
几杯酒下肚,乔伊突然想,她和彭欢的关系如此亲近,但又是如此不稳定,任何一个人结束了单身,这种关系立马就会消亡。
乔伊悲哀地想,如果她没有和彭欢在一起,那她对以后陪伴在彭欢身边的女孩,该会有多么惨烈的嫉妒呢?
乔伊故意没问彭欢和春笑怎么样了,借着酒劲,乔伊醉眼迷离地凑在彭欢耳边:“你来杭州吧,你来杭州,我立刻就嫁给你。”
彭欢看着乔伊,半响没说出话来,只顾着喝酒。
终于,彭欢也喝高了,他苦笑着告诉乔伊:“春笑有男朋友了。”
乔伊一惊。
彭欢情绪失控,在乔伊怀里哭得像个孩子。
那个时刻,乔伊内心几乎是撕裂的,她看不得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,因为另一个女人而在自己怀里痛哭。

当天晚上,彭欢醒了酒,认真地看着乔伊,一字一句:“我们俩好吧。”
乔伊呆住:“你确定吗?如果我们是朋友,可以一辈子,哪怕渐渐疏远。可是如果我们是恋人,不能善终,以后就是陌路。这个赌注很大,我舍不得。”
彭欢沉默了一会,认真地回答:“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赌。”
乔伊愣了好久,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彭欢不能离开北京,于是乔伊就辞掉了杭州的工作,跟着彭欢回到了帝都。
两个人在北京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乔伊觉得自己很幸福,提出要先拍一组婚纱照,让彭欢看看自己穿婚纱的样子。
彭欢一直忙,这件事就一直耽搁。
乔伊想象着自己要成为一个好妻子,但一方面又被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全感折磨。
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小气的。
彭欢始终没有忘了春笑。
这件事瞒不过乔伊,乔伊无法容忍彭欢心里还住了一个人。

乔伊开始任性,肆意消耗着彭欢对她的宠爱,甚至不去顾及彭欢的感受,说刻薄的话,折磨他,也折磨自己。
就在这种折磨之中,乔伊分明能感觉到,自己已经把彭欢对她的宠爱一点点消耗殆尽。
终于,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,彭欢提出了分手。
乔伊一怒之下,回了杭州。

整整一个月,彭欢都没有联系乔伊。
乔伊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。
她求饶,服软,甚至希望自己得到惩罚,希望给彭欢一个伤害自己的机会,这样就能扯平了,这样就能继续了。
但是,彭欢很决绝。

乔伊害怕了,晚上买了一张机票,赶到北京,想当面跟彭欢道歉。
她匆匆赶到彭欢的住处,迎接她的是彭欢和一个女孩往回走的身影。
遭遇战。
彭欢呆住。
乔伊愣愣地看着女孩,说不出话。
倒是女孩很大方,伸出手要和乔伊握手:“你好,我叫春笑。”
乔伊呆住,木然地看着彭欢,彭欢一言不发。
乔伊永远护住自己表面上的坚强,伸出手跟春笑握手:“你好啊小师娘。”
后来,乔伊跟我说起往事,她笑着说:“兜兜转转一圈,能回到彼此身边,可能才是真正的缘分吧。既然师父终于和惦记了多年的小师娘牵手了,我反而释怀了。”

当天晚上,乔伊不顾彭欢的挽留,回到了杭州。
乔伊说:“失去彭欢对我来说,就像是灯塔轰然倒塌,天花板的灯再也不会亮起,我的整个世界都重新洗牌了。别人分手失去的是一段爱情,我失去的是这六年的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系数乘以三。”
经历了三个月的漫无天日,吃不下,睡不着,乔伊终于好了一点。
冬天来了。
12月23日。
乔伊生日,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联系过彭欢。
乔伊突然心里有了一个念头,就打电话给彭欢。
彭欢接电话的时候,小心翼翼:“喂。”
乔伊语气平静:“师父,你能陪我过最后一个生日吗?就当是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。”

彭欢接到电话之后,冒着大雪,开车去大连,从大连转机到上海,在午夜十二点之前赶到,给乔伊过最后一个生日。

吃了饭,许了愿,乔伊说:“师父,你能送我最后一件礼物吗?”
彭欢点头。

第二天,一大早,婚纱店里,乔伊穿着婚纱,出现在彭欢面前,光彩照人。
乔伊笑得很幸福:“师父,我好看吗?”
彭欢说不出话,拼命地点头。
乔伊穿着婚纱,走过去,轻轻抱住了彭欢,在彭欢耳边,轻声说:“我终于让你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了。”
彭欢眼泪流下来。
乔伊接着说:“你知道我刚才许的愿是什么吗?”
彭欢摇头。
乔伊说:“我希望师父和小师娘永远幸福,再不离分。我希望小师娘像你爱她一样爱你。”
彭欢抱紧了乔伊,滚烫的眼泪砸进乔伊的脖颈。

你拿命爱的人,拿命爱着别人,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刑罚了吧?
如果我们深深地爱上了一个,深深地爱着别人的人,我们应该如何自处?
是哭着嫉妒,还是笑着祝福?
是选择挣扎,还是选择成全?
是自我放逐,还是轻轻地放下?
人生那么长,哪有那么多圆满的故事。
但我们这么好,世界又怎么忍心让我们一直忍受痛苦,孤独?
亲爱的,放手吧,由他去幸福,由他去跟别人书写缠绵的爱情故事。
奋力爱过,我们不亏。
这段感情会像是时间里的琥珀一样,永远停留在记忆里,不必思量,永远难忘。它以最好的或者最坏的方式,改变着我们的人生,指引着我们遇上更好的爱情,让我们把“爱你就像爱生命”说给更懂的人听。

最后,我想把乔伊的说给我的一段话,送给大家,请大家跟我一起祝福乔伊——

一切的一切好像就在昨天发生的一样。
我原本是想把这个故事,写成书的。
后来想想,还是交给会讲故事的人转述吧。
因为我写出来他会反感的。
他说:“抵触一切和我有关的主动信息”。
所以被动信息应该没关系吧?
宋小君,我希望这个故事,由你来转述,我也希望,他能看到。

乔伊,祝你幸福。

作者:宋小君,[email protected],作家,编剧,代表作《深圳合租记》《一男三女合租记》

阅读 1011
展开剩余内容
标签: 情感文章 宋小君

情感文章相关内容

更多>>
  • 情感文章